打破IP协议重塑互联网 华为能做到吗

打破长达半世纪的 IP 协议,重塑互联网,可能实现吗?华为正在尝试中。据《金融时报》报道,华为联合中国工会、中国电信、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向国际电信联盟(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Union,ITU)提出一项名为“New IP” 的提案。

华为在提交的议案文章(题为“New IP framework and Protocol for Future Applications”)中介绍到,New IP 是一种新型互联网协议框架,能够更好地支持新兴网络应用,比如多网络和全息通信等,将从根本上支持网络层的可变长度、多语义地址以及用户定制的网络。

华为指出,现有的 IP 协议已面临着网络挑战,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 AR/VR、全息通信等新兴应用的发展需要更高效和定制化的网络;二是目前的 TCP/IP 协议和框架对 ManyNets(包括 IoT 网络、卫星网络等) 互连有限制且具有复杂性。

当下,全息通信满足了人们对交互式的通信体验的需求,从而也需要更高的带宽、更低的延迟、更灵活的网络处理,而满足这些传感应用需求,需要更细度的网络服务能力。

由于现有 IP 不相兼容的寻址机制,IoT 网络、蜂窝网络、工业网络等网络之间的互连受到了限制。而后引进的多种映射机制不仅给系统带来了额外的复杂性,也带来了潜在的隐私和弹性问题。

由此,需要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来处理所有类型或虚拟对象的交付和通信,New IP 应运而生。

文章指出,New IP 主要有三个关键特征:

  1. 可变 IP 地址长度,无缝支持跨网络通信;
  2. 用于标识物理和虚拟对象的 IP 地址的语义定义;
  3. 用户定义的 IP 报头允许终端用户指定要在数据包上执行的自定义功能。
打破IP协议重塑互联网 华为能做到吗

文章以智能家居为例,描述了新 IP 网络下的应用场景:

运动传感器检测出房间出现异常活动时,会通知相应房间的安全摄像头通过智能家居网络采集信息,然后,安全摄像头将收集到的图像信息通过互联网发送到主人的智能手机上进行判断。如果只是误报,主人可以向安全摄像头发送信息要求停止信息收集。

由于房子里的所有设备都连接在同一个家庭网络上,所以运动传感器可以直接将通知发送到安全摄像头,并带有它的域内地址;并且由于新的 IP 协议向源地址中添加了一个地址段(4.3.2.1),摄像头数据能够直接传送至用户的智能手机中。

不难看出,在该场景中,新 IP与传统 IP 相比有两方面优势:一是智能家居网络采用短地址空间进行批量通信,减少了分组开销,提高了通信效率;二是新 IP 的灵活性使地址分割简化了边界路由器的设计,边界路由器不需要维护地址映射指令。

目前,New IP 网络架构技术已在建设中,将于 2021 年开始测试。

New IP 是否会带来垄断?

正如一切新事物在诞生初期都往往会招致人们的质疑和误会一样,New IP 也正深处这样的困境当中。

对于华为提出的 New IP 提案,沙特阿拉伯、伊朗、俄罗斯等国家均表示了支持。不过,有部分学者对这一“新事物”怀有质疑,主要有两方面立场:

一是关于绝对控制权。哈佛大学的社会科学家 Shoshana Zuboff 认为,华为提出新 IP 是为了通过技术基础设施赋予他们政治上的绝对控制权;

二是关于安全和人权。网络安全公司牛津信息实验室认为,New IP 虽能对网络基础进行细粒度控制,但网络协议的变更可能导致政府对互联网及其用户实行更集中、自上而下的控制,这将对安全和人权产生影响。

华为对此解释称,开发 New IP 只是为了满足快速发展的数字世界的技术要求,并没有将任何一种控制机制做入到设计中。同时,华为还指出,New IP 的研究和创新向全世界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开放,他们可以参与进来,并为之贡献。

另外,关于安全方面的质疑,华为表示该架构将具有“关闭命令”功能,可以使中心点断开特定信号源的连接。

除了对 New IP 质疑,还存在从根本上否定 New IP 的观点。IETF(The Internet Engineering Task Force,互联网工程任务组)主席 Alissa Cooper 表示,互联网的发展是通过模块化和弱耦合的构建模块实现的,这是互联网的卓越之处。即使是在一个快速扫描的世界,现有的 IP 协议也是适用的。

在 2019 年 11 月的 IETF 会议上,华为发言人进行了回应:

New IP 主张的是一种自上向下的整体架构,希望将应用程序紧密地耦合到网络上,这正是互联网设计的初衷。

IP 的改变与否不仅是顶层人员的事务,背后利益关系最受影响的,当属用户。在国外讨论区 Reddit 上,网友们也给出了各自的看法。

打破IP协议重塑互联网 华为能做到吗

用户 Cookie_Dodger 认为,“数据就是数据,所有数据源都应该被平等对待,尽管网络中立性已死......普通人关心的是服务有多快、多实用、是否支付得起”。

关于“(华为提议重塑互联网可能影响)网络中立性”,Cookie_Dodger 补充称:

如果华为可以提供具有基本功能的 Internet 服务(包括 IE,Facebook,Netflix 等),且速度比美国互联网服务供应商(ISP)还快,这将是天才。一般人不在乎(网络中立性)......如果华为能够以不同于互联网的方式销售 New IP,那 ISP 就无法与之竞争。

早在 2014 年,学者 Laura DeNardis 在书中写道——围绕互联网治理的冲突是 21 世纪政治和经济力量得以部署的新空间。

现在看来,各国力量由于 New IP 计划的出现而展开的语言上的博弈,正好印证了这一观点。

继续阅读
avatar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3月31日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许可协议为"署名-非商用-相同方式共享 4.0",转载请保留原链、作者等信息。